快穿渣攻HH黄高肉

快穿渣攻HH黄高肉

继用干姜六钱,桂枝尖、当归各三钱,连服三剂,可作呻吟,肢体渐能运动,而左手足仍不能动。其味不至甚苦,亦可斟酌加入也。

 医者用吹喉药吹之,数日就愈。而复深究病之本源,用龙骨、牡蛎、龟板、芍药以镇熄肝风,赭石以降胃降冲,玄参、天冬以清肺气,肺中清肃之气下行,自能镇制肝木。

知病危急,适存有按小儿风证方所制定风丹,与以少许,服之立止,永未再犯。或问∶以此汤治痢,虽在数日之后,或服化滞汤之后,而此时痢邪犹盛,遽重用山药补之,独无留邪之患饶有补力,而性略迟钝,与参、之迅速者不同。

有陶××者,因业商,斯日出外买粮,午后忽于路中患吐血,迨抵家尚呕不止。后经人救出,气息已断。

惟介绍人主持甚力,勉又邀生再诊,此中喧变生固未之知也。小儿暑月泻久,虚热上逆,与暑热之气相并,填塞胃口,恒至恶心呕吐,不受饮食。

有肝胆之气上逆,排挤大气转下陷者,拙拟参赭镇气汤下,有治验之案可考也。此方治单赤痢加地榆,何以独生用乎?

Leave a Reply